第14章 贴符箓,圣阁开

下载免费读
官道之上,有一辆四兽车快速行驶而过。
  姜唐扒开车帘子朝钱看去,看着那远处的红墙琉璃瓦,心头忽而腾升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里,不会是……
  “大爷,这是什么地方啊?”姜唐问着赶车的车夫。
  “小公子,此处乃是日下城,北域最繁华的大城之一。”车夫朗声回答。
  姜唐颔首。
  他下山之后为了快些赶路,便咬牙花重金租了一辆灵兽车,叫车夫赶往最近的一座大城。
  于是便有了这一幕。
  车夫赶着灵兽车来到城门口,将车子停罢,待姜唐离去后这才悠哉悠哉离开。
  姜唐望着日下城中那最繁华的宫殿,越看越熟悉。
  一经打听,便晓得那宫殿名唤紫禁城,乃是前朝大清的皇都。天朝建立后定都中域长安,此处便没落了下来。虽是没落,却仍是天下最最繁华热闹的大城之一。
  真像。
  姜唐无暇顾及这壮观辽阔的前朝皇城美景,入城后立即四方寻找可以开店的地儿。
  寻觅大半日,姜唐终于在一处胡同里找到了一间要盘出去的茶馆铺子。
  同掌柜的去衙门换了地契付了银两,姜唐又托茶店老板寻来两位身世干净的人做掌柜和账房先生。
  这之后,姜唐又去了一趟市井,寻到人伢子买了几个瞧着清秀能干的小厮,又带到自己买的院落,将钥匙递给掌柜的,训练一番言行举止后,便开始着手准备开店。
  闭关炼制了足够半年量的丹药,种植了诸多灵草灵药,姜唐顶着一头油腻腻的头发找来掌柜的,账房先生和几个小厮。
  同他们细细说了一番,姜唐问:“可还有不明的,大可问我。”
  几人摇摇头,皆是心头知得一清二楚。
  姜唐便也不再多言,叮嘱几句,便早早叫他们回去歇息了。
  待众人离去,姜唐悄悄摸出一张符纸。
  蘸了朱砂,姜唐闭目沉淀许久。
  直至某一刻脑中灵光乍现,姜唐忽而睁眼,提起朱砂笔迅速落下,一气呵成。
  听闻每一个人在拿到圣门符箓时,皆会心生感悟,写出符箓。
  是以,每一张圣门符箓都是不一样的。
  今朝,他的圣门符箓,成也!
  看着这张丑到有若鬼画符的符箓,姜唐默默放下朱砂笔。
  他啊,果然不是一个适合提笔惊艳四方的料。
  到底没舍得扔,姜唐将这张符箓贴在正堂,而后回了屋子,开始继续炼制丹药。
  翌日一早,清冷无人烟的胡同内,因着一支舞狮队的张罗打鼓声,变得热闹起来。
  无数路过的游人纷纷止步,一道涌进这胡同内,观望那舞狮奏乐。
  “各位贵客,走过路过,莫要错过!瞧一瞧,望一望!今朝圣阁开门大吉,所卖丹药,灵草,一律市面半价折算!”掌柜的从圣阁走出,剪了红花,四面迎笑,八方作揖。
  游人们听得新奇。
  不过,他们更加关注的,是那丹药。
  “你这丹药,可有掺假?”其中一个人出口问道。
  “这位贵人,您且瞧瞧,圣阁金牌旁头,挂的乃是何家宗门?”面对这位客人的狐疑,掌柜的浑不在意,指指头上牌匾,笑眯眯道。
官道之上有一辆四兽车快速行驶而过姜唐扒开车帘子朝钱看去看着那远处的红墙琉璃瓦心头忽而腾升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里不会是大爷这是什么地方啊姜唐问着赶车的车夫小公子此处乃是日下城北域最繁华的大城之一车夫朗声回答姜唐颔首他下山之后为了快些赶路便咬牙花重金租了一辆灵兽车叫车夫赶往最近的一座大城于是便有了这一幕车夫赶着灵兽车来到城门口将车子停罢待姜唐离去后这才悠哉悠哉离开姜唐望着日下城中那最繁华的宫殿越看越熟悉一经打听便晓得那宫殿名唤紫禁城乃是前朝大清的皇都天朝建立后定都中域长安此处便没落了下来虽是没落却仍是天下最最繁华热闹的大城之一真像姜唐无暇顾及这壮观辽阔的前朝皇城美景入城后立即四方寻找可以开店的地儿寻觅大半日姜唐终于在一处胡同里找到了一间要盘出去的茶馆铺子同掌柜的去衙门换了地契付了银两姜唐又托茶店老板寻来两位身世干净的人做掌柜和账房先生这之后姜唐又去了一趟市井寻到人伢子买了几个瞧着清秀能干的小厮又带到自己买的院落将钥匙递给掌柜的训练一番言行举止后便开始着手准备开店闭关炼制了足够半年量的丹药种植了诸多灵草灵药姜唐顶着一头油腻腻的头发找来掌柜的账房先生和几个小厮同他们细细说了一番姜唐问可还有不明的大可问我几人摇摇头皆是心头知得一清二楚姜唐便也不再多言叮嘱几句便早早叫他们回去歇息了待众人离去姜唐悄悄摸出一张符纸蘸了朱砂姜唐闭目沉淀许久直至某一刻脑中灵光乍现姜唐忽而睁眼提起朱砂笔迅速落下一气呵成听闻每一个人在拿到圣门符箓时皆会心生感悟写出符箓是以每一张圣门符箓都是不一样的今朝他的圣门符箓成也看着这张丑到有若鬼画符的符箓姜唐默默放下朱砂笔他啊果然不是一个适合提笔惊艳四方的料到底没舍得扔姜唐将这张符箓贴在正堂而后回了屋子开始继续炼制丹药翌日一早清冷无人烟的胡同内因着一支舞狮队的张罗打鼓声变得热闹起来无数路过的游人纷纷止步一道涌进这胡同内观望那舞狮奏乐各位贵客走过路过莫要错过瞧一瞧望一望今朝圣阁开门大吉所卖丹药灵草一律市面半价折算掌柜的从圣阁走出剪了红花四面迎笑八方作揖游人们听得新奇不过他们更加关注的是那丹药你这丹药可有掺假其中一个人出口问道这位贵人您且瞧瞧圣阁金牌旁头挂的乃是何家宗门面对这位客人的狐疑掌柜的浑不在意指指头上牌匾笑眯眯道官道之上,有一辆四兽车快速行驶而过。
  姜唐扒开车帘子朝钱看去,看着那远处的红墙琉璃瓦,心头忽而腾升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里,不会是……
  “大爷,这是什么地方啊?”姜唐问着赶车的车夫。
  “小公子,此处乃是日下城,北域最繁华的大城之一。”车夫朗声回答。
  姜唐颔首。
  他下山之后为了快些赶路,便咬牙花重金租了一辆灵兽车,叫车夫赶往最近的一座大城。
  于是便有了这一幕。
  车夫赶着灵兽车来到城门口,将车子停罢,待姜唐离去后这才悠哉悠哉离开。
  姜唐望着日下城中那最繁华的宫殿,越看越熟悉。
  一经打听,便晓得那宫殿名唤紫禁城,乃是前朝大清的皇都。天朝建立后定都中域长安,此处便没落了下来。虽是没落,却仍是天下最最繁华热闹的大城之一。
  真像。
  姜唐无暇顾及这壮观辽阔的前朝皇城美景,入城后立即四方寻找可以开店的地儿。
  寻觅大半日,姜唐终于在一处胡同里找到了一间要盘出去的茶馆铺子。
  同掌柜的去衙门换了地契付了银两,姜唐又托茶店老板寻来两位身世干净的人做掌柜和账房先生。
  这之后,姜唐又去了一趟市井,寻到人伢子买了几个瞧着清秀能干的小厮,又带到自己买的院落,将钥匙递给掌柜的,训练一番言行举止后,便开始着手准备开店。
  闭关炼制了足够半年量的丹药,种植了诸多灵草灵药,姜唐顶着一头油腻腻的头发找来掌柜的,账房先生和几个小厮。
  同他们细细说了一番,姜唐问:“可还有不明的,大可问我。”
  几人摇摇头,皆是心头知得一清二楚。
  姜唐便也不再多言,叮嘱几句,便早早叫他们回去歇息了。
  待众人离去,姜唐悄悄摸出一张符纸。
  蘸了朱砂,姜唐闭目沉淀许久。
  直至某一刻脑中灵光乍现,姜唐忽而睁眼,提起朱砂笔迅速落下,一气呵成。
  听闻每一个人在拿到圣门符箓时,皆会心生感悟,写出符箓。
  是以,每一张圣门符箓都是不一样的。
  今朝,他的圣门符箓,成也!
  看着这张丑到有若鬼画符的符箓,姜唐默默放下朱砂笔。
  他啊,果然不是一个适合提笔惊艳四方的料。
  到底没舍得扔,姜唐将这张符箓贴在正堂,而后回了屋子,开始继续炼制丹药。
  翌日一早,清冷无人烟的胡同内,因着一支舞狮队的张罗打鼓声,变得热闹起来。
  无数路过的游人纷纷止步,一道涌进这胡同内,观望那舞狮奏乐。
  “各位贵客,走过路过,莫要错过!瞧一瞧,望一望!今朝圣阁开门大吉,所卖丹药,灵草,一律市面半价折算!”掌柜的从圣阁走出,剪了红花,四面迎笑,八方作揖。
  游人们听得新奇。
  不过,他们更加关注的,是那丹药。
  “你这丹药,可有掺假?”其中一个人出口问道。
  “这位贵人,您且瞧瞧,圣阁金牌旁头,挂的乃是何家宗门?”面对这位客人的狐疑,掌柜的浑不在意,指指头上牌匾,笑眯眯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